余佩佩嗳囧霖

是有坑不填欠梗不还的辣鸡佩佩

喋喋不休【Doug/Virgil】

海带螃蟹:

*Affleck兄弟角色拉郎


*OOC是我的魅力是他俩的


 


Doug MacRay/Virgil Malloy


《The Town》/《Ocean’s 11》


 


喋喋不休


 


抢银行这种事是十分需要技术的,不但需要技术也十分需要有技术的队友,可选择队友本身就是个十分需要技术的活,如果可能的话Doug万分不愿意和不熟悉的人搭伴,但这一行做久了总是要换上那么几次同伙的,主观也好被动也罢,没有人和谁第一次见面就能熟的像是十年的哥们。


可也从没哪个人第一次见面就像是十年的哥们一样在你面前喋喋不休。


Doug头疼的回头看了一眼他们的中间人,那个信誓旦旦向他保证他找来的这个人是最合适他们这一票的家伙给了他一个“我提醒过你”的眼神。


“那家伙很棒,就是有点话多。”


Doug想起来当时是这么听说的那句提醒,但在知道这个人究竟有多棒之前他已经切身体会到了他绝对不是只有话多的程度,是难以想象的话多。特别是他的哥哥此刻也正滔滔不绝的和他你来我往的不亦乐乎,仿佛他们这个分别可以就这么嘴碎到天长地久。


姗姗来迟的宾利接走了他的哥哥也同时拯救了Doug的耳朵和脑袋,他看着因为吵嘴的一方离开而突然安静下来的人终于找到了插嘴的机会。简单的自我介绍简单到只有两个名字,他们只是要合作去抢一家倒霉的银行,信任彼此但不会毫无保留。


Virgil对着Doug敷衍似的随便扯了个初次见面你好再见的笑容,然后就拿着他的小行李箱钻进了车后座。


这就是不怎么愉快的第一次见面,Doug单方面的不太愉快。第二次见面的时候他们在那家倒霉的银行附近踩点,当然了抢银行可是个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的工作,Doug他们的一贯做法是把周围所有路线,银行所有工作人员的家长里短行为习惯,最近警局的出警速度和人力物力都摸查个一清二楚,这一点和Virgil一贯做的没有出入,所以他熟门熟路的执行着他被分配到的工作,和Doug一起。


这份工作看起来就是悠闲的逛逛街,其实却是需要耳听六路眼观八方,但这么一来嘴巴就闲的无事可做,查尔斯城是个对Virgil来说有些陌生的地方,所以踩点变相的成为了观光,他对一路上看到的形形色色的店铺和行人都发表了一些简短又稀松平常的感想,让人意外的是全然没有和他哥哥对话时针锋相对的挑刺毒舌,没有说出任何让Doug这个土生土长的查尔斯城居民感到任何情感上不适的话,但一直不停的声音,语速快起来就含糊不清的发音,却让Doug产生了有些严重的生理上的不适。


这样下去他无法百分之百的投入专注力来搞情报工作了,这对他们的事业一点好处也没有,Doug头疼的回头看了看正站在一家小店门口拨弄着人家挂着的风铃的家伙,仿佛一个第一次离家上街的五岁小屁孩,对外面自由的世界充满了好奇和单纯的憧憬。


那双看不出来年龄的蓝眼睛反射的阳光简直能把人闪瞎,Doug在他们观察的那个银行保安领着女儿正要出来的时候眼疾手快的把Virgil一把扯进了隔壁的小墙角,然后就着他被摔在墙上疼的挤眉弄眼的瞬间毫无必要又再自然不过的吻了过去。


嘴唇贴嘴唇,却因为Virgil因为疼和惊讶而忘了闭上的嘴唇太过容易的变成了舌头贴舌头。


Doug的大脑安静了下来,平静的在下午的好阳光照不到的角落里亲吻一个比他矮了太多的小个子,一个好像只有接吻能制止他喋喋不休的家伙。Doug的手撑在粗糙的墙壁上,手掌接触着凹凸不平的冰凉墙面,那触感就好像他在吻的这个家伙,捉摸不透的话痨,情绪高涨的眼神,好像任何时候都很高兴,除了现在。


除了现在,现在Virgil有点懵,关于他为什么突然被他的合作伙伴新晋同事吻了这件事,Doug结束了亲吻的时候低头看着他,他就瞪着一双茫然的眼睛回应了他的目光,他想自己那样子大概可能是真的有点太傻了,以至于Doug居然没忍住笑的在收手时顺便揉了一把他的头发。微卷的黑发乱糟糟的再次暴露在阳光下,打着不明显的卷把阳光里的灰尘卷起又吹散,Virgil这一次走到了前面,他的嘴唇动来动去一会之后老实了下来,他拍了拍胸口,试图把刚才那个勾起一边嘴角实在是不知道他究竟是心情好还是心情不好的微笑着的Doug从脑海里赶出去,他不太想记得这个似笑非笑又看起来不怀好意又有点压迫感的奇妙笑容,不然他可能不太能和有这么莫名其妙笑容的同事和平工作。


但意外就那么发生了第二次,第二次,Virgil狠狠的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如果可以他倒是很想狠狠的抓一把Doug的头发,可是这个第二次突然吻了他的家伙的寸头实在是难以下手。


他们当时坐在车里,Doug不知道从哪搞了辆不起眼的尚且能开的破车,他坐在副驾座里撑着窗框侧头看着外面的对他来说已经算是熟悉了的街道,他已经把这条他们用于撤离的路来来回回跑了不下十遍,连周围错综复杂的小路都没有放过,所以没有办法控制的,他那张闲着就难受的嘴巴又开始说话了。


“我看不出来这个小银行有什么值得抢的,”Virgil不太在意的说着,目光流连在玻璃橱窗里的各种小玩意上,“我们这次能拿到多少?”他把目光移到了看起非常专心致志开着车的Doug脸上。“四十四万,去除一些费用之后每个人分十万。”Virgil的眉毛动了动,“真的很少,我知道不会太多但是没想到会这么少。”Doug的眉毛动了动,但是他没有说话,直到Virgil开始嘟囔他们费那么大劲计划那么完备还有他在这帮忙他们应该去别的地方干一票大的时,他才忍不住多嘴问了一句,“你上一票是多少?”


“我们十三个人抢了二亿五千万,为了一个朋友,费了点事,但很值得。”


车里陷入了诡异的安静,Doug终于在红灯时转过头来仔细看了看这个轻描淡写说出了一个天文数字的家伙,没有预想中的得意和不屑,那双蓝眼睛在接触到他的眼神时又带上了点那天被他吻的时候的茫然,所以,他大概可能说他不是故意的,他就是那么依靠直觉的又吻了过去,于是车里的安静越发的诡异了。


两个人沉默了又另外两个红绿灯之后,Virgil终于开口了,他的声音比平时哑了一点,似乎带着强烈的委屈。


“你不能总用这个办法制止我说话。”


Doug又一次用一种让Virgil有点害怕的方式笑了起来,我能,他想,我当然能。


不过既然当事人表达了不满,Doug还是准备了别的方法。


第三次意外即将发生的时候,Doug从口袋里掏出一根棒棒糖,撕开包装粗鲁的塞进了Virgil嘴里。他们正待在Virgil的酒店房间里,确认银行的安保系统,Virgil的蓝眼睛眨了眨,又眨了眨,含着棒棒糖鼓了鼓腮帮子。


“葡萄味的太酸了,我不喜欢葡萄味的棒棒糖。”他含糊着口齿不清的抱怨,他从电脑中抬头看向Doug,Doug正低着头用一个逆光看不清楚的表情的面对着他,Virgil仔细思索了一下Doug究竟是面无表情的时候看着更吓人还是勾着嘴角笑起来的时候看着更吓人,他把棒棒糖从嘴里拿出来舔了舔嘴唇又含回去的时候Doug终于说话了。


“你不缺这点钱,你究竟为什么要来?”


Virgil为难的用牙齿轻轻咬了咬紫色的糖球。


“因为实在太无聊了。”


Doug清楚记得当时Virgil是这么回答他的,至于为什么第二次他再问这个问题的时候,答案变成了别的,他也不太想解释了。


 


“你究竟为什么要为了这么点钱来冒险?”


“大概是为了来和你接吻。”



评论
热度(15)
  1. 余佩佩嗳囧霖海带螃蟹 转载了此文字

© 余佩佩嗳囧霖 | Powered by LOFTER